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協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 政務公開 / 新聞動態 / 近期關注

青海黃河行:筏子客眼中的渡口變遷

來源: 西海都市報    發布時間: 2019-11-25 09:23    編輯: 馬秀         

  位于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官亭鎮與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大河家鎮之間的黃河上,有一個古老的渡口,叫臨津渡。臨津渡自古至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是我省重要的南出口之一。

  站在臨津渡口,看見來往兩地的車輛川流不息,路兩邊商販的吆喝聲此起彼伏。上世紀80年代末,一架水泥鋼筋筑成的橋,結束了兩地群眾靠“筏子”渡河的日子,自此黃河水面上承載運輸的千百年的“筏子”也消失在歷史發展的潮流中。

  今年75歲的郭忠良是民和縣官亭鎮河沿村人。河沿村位于黃河邊上,緊鄰官亭臨津渡口。當年,郭忠良以及他的祖輩們,在渡口上擺渡過河。擺渡的一個重要工具就是牛皮、羊皮筏子,靠擺渡為生的人被稱為“筏子客”。郭忠良說,他二十多歲的時候,已經學會靠筏子渡河。那時,逢年過節到大河家購買東西時,他隨身攜帶羊皮筏子渡河,買完東西又渡河返回。

  渡河需要勇氣、更需要本領。在郭忠良的印象里,他小的時候,村里的小伙子們基本會游泳。每到夏天,大人們帶著小孩到黃河里學游泳。等學會游泳了,大人們才教孩子靠羊皮筏子渡河。

  時間久了,郭忠良保存完好的羊皮筏子不慎丟失了。從郭忠良和村里的另外一位老人張公尕的講述中,我們依稀了解到羊皮筏子制作的基本過程。張公尕說,渡河的筏子有兩種,一種是牛皮筏子,另外一種是羊皮筏子。相比羊皮筏子,牛皮筏子制作精細,在官亭一帶通常由寨子村的村民制作,是渡河時的主要運輸工具,一般承載的人較多。羊皮筏子一般是家庭自己用的。

  上世紀50年代,年僅十八九歲的郭忠良就開始跟著父親擺弄羊皮筏子。郭忠良說,羊皮筏子用的皮袋必須是山羊的。相比綿羊,山羊的皮子硬,浮水性能好。使用時,充足氣,扎好口,推入水中,羊皮袋綁在身上就可以了。但那時有個規矩,再好的羊皮筏子,使用3年就必須更換,以防發生意外。

  在張公尕的印象里,渡河最刺激的當屬牛皮筏子里裝人的運輸。張公尕說,將人裝入牛皮筏子中,充足氣,扎好口,推入水中,水手伏在皮袋上面用手劃游泅渡過河。雖是十分鐘的時間,但裝在皮袋里面的人心驚膽戰,遙想那時渡河是多么困難的一件事兒。

  “先交錢,后上筏子。”張公尕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擺渡單人的大牛皮袋需要兩名水手。如果是大型的牛皮筏,就需要八名水手,一次可運載二十多名乘客。擺渡一名乘客能掙到一毛錢到兩毛錢。

  過去,兩岸的群眾靠筏子來往。后來,載人運物有了一條長達15米、寬約10米的大船,靠粗壯的鋼絲繩擺渡。1988年,古渡不遠處修建了一條大橋,木船擺渡停止了,奇特的羊、牛皮筏子更是在快速發展的時代步伐中謝幕了。

  郭忠良說,黃河大橋建成后,兩地的交往更加頻繁了,乘車不用幾分鐘,就到對岸了。

  如今,黃河臨津古渡上只留下了石鎖、鐵索等遺跡。雖然顯得有些落寞,但看到黃河大橋上車來車往,古渡重現往日的繁忙。(趙俊杰)

  民和三川:黃河流經青海的最后一站

  11月15日 民和 晴

  從循化撒拉族自治縣一路到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三川地區,一路上的風景沒有大的變化,而隨著海拔的降低,越來越暖和了。

  欣賞著一路美景,不久便進入官亭。道路兩邊皆是銀杏樹和梧桐樹,還有幾棵高大的樹,據說這幾棵樹的樹齡在全省都是數一數二的。

  官亭,古為唐蕃古道、絲綢之路南道要津,鎮南之黃河渡口,史稱“臨津渡”,為迎接入境使者與官員,曾在這里設置“接官亭”因此得名“官亭”。這里擁有“東方龐貝古城”之稱的喇家遺址,這里也是青海省有名的瓜果之鄉。

  民和縣中川鄉民主村,隨處可見的是一座座松木結構,具有濃濃的土族氣息的房子。在民和三川地區,最具特色的似乎還是這些有著人文氣息的村落。屋前屋后都種植著各種果樹和花卉,原始的泥墻、摞在墻邊的玉米棒,偶爾出現在路上的家禽,一切都是那么和諧。

  喬吉福是這里的一名村民,到他家里后他熱情地為我們做了兩道他拿手的菜品,品嘗著農家美味,傾聽者農家故事,欣賞著窗外還在盛開的花朵,一切都是那么悠然自得。

  喬吉福是當地有名的收藏家,在他的博物館中,代表各個時期的特色的物件擺滿了七間房子,瀏覽著這些物品,仿佛置身于時間長廊,短時間里就從一件件物品中領略了各個時期人們不同的生活。

  民和三川地區,是黃河流經青海境內的最后一站,沿途留下了一片豐腴之地。(才讓三智)

塵封在村落里的歷史遺貝

  街頭拾遺

  當喬吉福穿梭在廣州附近的小街巷時,并沒有指望會有多大的收獲。

  喬吉福是海東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中川鄉民主村的農民。今年夏天,喬吉福從廣州出發,一路向北,完成了他的紅色旅行計劃。

  行走小街小巷,喬吉福每到一座城市,必須去逛逛二手貨市場,翻動老舊物件、翻閱老舊報紙,翻看老舊書籍。

  有一天,喬吉福停在了一家舊書店門口。一排排泛黃的、封皮灰白殘破不堪的舊書吸引了喬吉福的眼球。他上前小心抽出一本翻閱,封底的版權頁顯示,這是一本出版于上世紀80年代的書。

  “老板,有沒有比這更舊的?”喬吉福問老板。隨即,一摞上世紀70年代出版的書被抱到了他的面前。

  “老板,還有沒有?”“有,你稍等。”喬吉福繼續問,老板應答后不久,抱出另外一摞舊書。

  “這是上世紀60年代的,還有沒有其他的?”聽到再三詢問,老板抬起頭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個中等身高的中年男子,隨即鉆進倉庫翻箱倒柜去了。

  十幾分鐘后,一摞摞舊報紙被抬出,喬吉福兩眼放光,一連翻了好幾頁。這是一摞用針打孔,用線縫在一起的,早些年出版的《人民日報》。

  喬吉福就是這樣一個人,每次出行,但凡找到一點記載文化、歷史的古舊物件,總想帶回來。

  鐘愛鄉土

  喬吉福有一座老宅子,這座宅子是他的生活動力,也是他的精神支柱。

  一座四四方方,坐北朝南的宅子,里面是各種各樣的舊物:

  西北角的耳房最為破舊,房頂搭著一排舊褡褳,墻壁掛著一排舊篩子,墻邊立著一排糞叉、一排舊秤桿和秤砣,一排排石磨,還有舊草料打包倉庫……

  東邊的側房擺放著一些首飾,撥動首飾頂端一根金屬絲,一只鳳凰不停地點頭,這是十幾條金制、銅制、鋁制“鳳凰三點頭”釵子中的一只,還有數十套不同年代的土族服飾。“喜見紅梅多結子,笑看綠竹又生孫”,屋里的舊時婚榻上,還有這樣一副對聯。

  北邊的正屋擺放著炕桌、炕柜,炕前還有一個火盆,土炕對面還陳列著各種藏品:奇石、掛畫,其中還有劉文西的幾幅字,還有大大小小,形制各異的各類陶器。

  ……

  這是一間收藏各類舊物件的房子,里面有村里人丟棄的各種小擺件、各類舊報刊讀物、農村舊房改造拆除下來的桌椅板凳、破磚爛瓦、鍋碗瓢盆……

  “這里的每一件藏品都是我淘回來的。”從十幾年前開始,喬吉福收了很多老貨、舊貨,跑遍青海鄉村的角角落落,當搬運工、倉庫保管員,把它們收集到一起。這幾年,很多人到古鎮租老宅發展民俗旅游,但是喬吉福先收集古物、老物件,再建起了一座仿古老宅,之后將所有藏品一一陳列。

  喬吉福還專門給宅子取了個名字——巴喬民俗博物館。談起巴喬博物館名稱的來歷,喬吉福是他的名字,他還有一個名字叫巴馬尼主,把“巴”“喬”兩字組合在一起,寓意博物館中的藏品是他從藏族、土族、漢族等民族聚集區的村落收集而來,聚合而成的民俗藏品。這是一個專門收集老物件的宅子,在喬吉福眼中,每一件藏品都是寶貝。

  民俗之痛

  行走多年,收藏三萬余件藏品。喬吉福對于鄉村建筑文化及歷史有著自己的視角。過去十幾年里,喬吉福目睹過村落老宅被拆、被燒、被變賣,難得一見的西北地區鄉村建筑歷史很難傳承給子孫后代。為此,喬吉福決定從一磚一瓦開始,盡自己所能,與時間賽跑,建一座民俗博物館。

  站在有些物件前,喬吉福的每一個發問足以讓人屏氣凝神去思考:制秤從石子到鐵質,再到鉛制,這是一個什么樣的過程?有一名農婦,背著芨芨草編制的背簍,手持糞叉,走在田間地頭,是一個怎樣的景象?她要去撿柴禾還是要去撿牛糞?仔細想,你能否想到一名農人,身前的火爐上,擺放著一條燒紅的鋼絲,沒過多長時間,他就完成了打孔、穿鋼絲、綁扎等工序,而在數千年前,他手里拿的也許只有一根獸骨制成的工具?

  喬吉福說,博物館里的每一扇門,少則有二三十年,多則有近百年的歷史。推開每一扇窗,跨入每一道門檻,就像進入一個歷史寶藏庫。(祁宗珠)

一分赛车开奖有假吗 安徽时时开奖号码 带小孩在家赚钱的工作有哪些 湖北麻将卡五星 时时彩技巧 网上海淘赚钱 打麻将发红包不封群软件 极速28全包2平挂稳赚 麻将赖子怎么玩法 兼职赚钱永丰滩人 重庆百变王牌 325棋牌官网充值 广西快乐十分网站